符华缓缓睁开眼睛,从身体的反馈来看,她仿佛已经沉眠了许久。

不过,映入眼帘的景色并不属于天命总部的休息室,也不是圣芙蕾雅的宿舍,更不属于神州的任何一处角落。这里薄雾飘渺,行人来去匆匆,看不清脸庞。

符华在人群中漫步。

平静、淡然,没有缅怀过去,也没有思考未来。如卸下重担,无比轻松,却也……无比空洞。

用很久以前读过一段话来说,就是“疲惫的思维躺下休息了,身体仍然向前行走,走在无边无际的混沌和无声无息的空虚里。”这样的感觉。

透过朦胧的视线,符华发现这里就像一个巨大的候车厅,每个人都在等待自己的班车。看着出口处的人换了又换,她也向那个方向走去,却怎么也抵达不了。越来越多像她一样无法靠近出口的人出现,如阴影般徘徊在她的身边。人影憧憧,惹得她目光迷离,一阵恍惚。在符华的时间被定格之后,她的世界也一度变得模糊、一成不变,直到琪亚娜的出现,扰乱了她维持千年的平静。

符华转过身,写着“图书馆”字样的建筑突兀地出现在视野里,她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去一探究竟。

符华一向是爱看书的。

这次她只走了一会儿便进入了图书馆。一楼的中心有一个吧台,看上去像侍者的人正整理着架子上各种各样的酒。符华找了空位坐下,而一本看起来很破旧、有着空白封面的书正静静地摆在她的面前。

「天命新任主教德丽莎·阿波卡利斯宣布与逆熵结为同盟。」

「S级女武神琪亚娜·卡斯兰娜宣布退役」

「在崩坏战争结束后五年,天命终于将当年的战场崩坏浓度降低至正常值,遂回收女武神遗物并展开追悼会」

「S级女武神阵亡名单:符华」

……

看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符华内心毫无波澜。她还清楚地记得身体被崩坏能彻底侵蚀的感觉,也记得那天伤口的疼痛。作为一个一丝不苟的班长,她甚至连伤口在哪个位置都记得一清二楚。

当时的她站在火海之中,任凭血液流淌又蒸发。到最后,符华也相信着琪亚娜能够被同伴们救回来。于是她在那里停下了,为她们争取最后的机会是她那残破身躯最后能做到的事情。

后悔吗?符华自己也不知道。

“赤鸢仙人?”

听到许久没用过的名字,符华略微惊讶地抬头。

“卡莲·卡斯兰娜……”

站在吧台里的人正是符华记忆中那位“史上最伟大的女武神,卡莲·卡斯兰娜”,她穿着酒保服,白色的长发束成辫子放在左肩,蓝色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澄澈。卡莲微笑着推出一杯刚调好的酒,说道:“试试这个?心里或许会好受点。”

“叫我符华就可以了,不过真没想到你能认出我的这副样子。”

符华接过酒杯,抿了抿杯沿。

“我没想到仙人……不,符华也会来到这个地方。”

“万物皆有终,死后的世界原来是这番景象。”符华停顿,“修女变成了调酒师,很有趣。”

“哈哈,毕竟只是在这里徘徊也未免太无聊了。”读出符华眼中的疑惑,卡莲继续说道“没有办法到达出口的人都是因为执念太深,用神州话来说,就是无法投胎转世。不过,时间总是会消磨灵魂的执念,终有一天你我都会离开这里。”

卡莲双手撑在在吧台上,看向符华身后那些来去匆匆的暗影,又转回注意力观察面前样貌清晰的符华。不是所有灵魂死后都会清醒,大多数只会靠本能徘徊在彼界,就连卡莲自己也不知徘徊了多久才恢复意识。她留在这里为那些清醒而痛苦的灵魂调酒,听说了许多故事,也见过了太多执念。而作为守护神州千年的赤鸢仙人的执念会是什么呢?面前的守护者已发生了改变,虽然依旧一副冷静淡然的样子,但眼神已经不似从前了。

“是吗。”

执念?崩坏战争最终还是结束了,守护神州的约定也达到了,寻找人类律者化的原因也做到了,这些缠绕她千年的执念应该已经消失了,那为什么自己会停留在这个灵魂的中转站呢?

喝酒时,书尾页上所浮现的文字令符华有些在意。

【今天是XXXX年12月7日】

那是琪亚娜·卡斯兰娜的生日。虽然不清楚这里的时间是否与现实同步,符华还是下意识地想离开这里。

符华放下空掉的酒杯,站起身说:“谢谢你的酒,我还想再出去转转,就先告辞了。”

“对了,八重樱如今一切安好,也交到了朋友,你不用担心。”

“不愧是仙人,连我想问什么都预料到了,”卡莲低头,“想找人聊天的话,这里随时欢迎你。”

“好。再见。”

“再见。”

在符华离开吧台的一瞬间,她眼前的景色再度变换。世界不再是死寂,色彩也不再单调,蓝天白云,鸟声如洗。而琪亚娜正站在不远处的墓碑前。

直觉告诉符华,那是她的墓碑。她迈出脚步,走到琪亚娜的身边,无声地打量这位已经小有所成的S级女武神。她突然有点后悔太早离去。

我不怕死,一点也不怕,只怕再也不能看见你。

琪亚娜蹲下,将手心里那个烧焦的发饰放在墓前。符华多想上前拥抱身前的人,沉溺在她眼里那片蓝色的海洋里,而这一切都已经不再可能了。

符华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生日快乐,琪亚娜。”

明知这些话语已经无法传达,也明知这片景色可能只是一片幻影,她还是说出了口。

手机的蜂鸣声打断了琪亚娜的思绪,她解锁手机,看到消息通知的一瞬间便红了眼角。这是一条来自五年前的消息,在女武神的聊天频道里,符华向她发过私信。在崩坏结束后,逝世女武神的账号已经统一被注销,而今天符华的聊天窗口又突然活了。

[琪亚娜,]

[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过我没有准备好礼物。]

[你知道,我在情感上的愚钝就像是门窗紧闭的屋子。]

[谢谢你,琪亚娜。和你在圣芙蕾雅的日子是我最难忘的回忆。]

[再见了,琪亚娜,再见。]

符华听不见琪亚娜的声音,但却能看见她的眼泪,也能看到她眼底悲伤。她们两人处在自己的寂静里,她们不再对话,那是因为两人的记忆不再前行,这是隔世的交流,斑驳陆离,虚无又真实。

灵魂的世界开始崩塌。

[再见,班长。]

这是符华最后听到的话语。

……

“守护者的执念到此为止,接着她就被传送到出口,消失了。”卡莲调好酒,推到顾客面前。

“美丽的巫女小姐啊,请莫犹豫……”

Last modification:July 20th, 2020 at 08:38 am
请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