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con

译者BB:我觉得高三的我简直比现在的我厉害到哪儿去了

Weiss停了一会儿,审视着眼前之景。面前的这栋大楼看上去很古老,其华丽程度更胜现代建筑的风格。或者说,它更像一座城堡,而那建筑上的尖刺似乎是在警告外来者——只有傻子才会来冒犯这里。

当然,真正将访客拒之门外的理由并不是这座城堡的设计,而是这里的每一处都被结界庇护着。Weiss的眼睛并没有聚焦,她引导着一些aura到达眼部,开启了她的第二视觉,以便仔细地观察这座建筑神秘的防御。

城堡的每一平方米都被几股不断变幻着颜色的尘埃覆盖,而这些尘埃充满了魔力。看起来就像许多彩色的蛛网覆盖了这个地方,它的结构非常复杂,但仔细观察就能够看出更深层次的东西。虽然Schnee家祖传的庇护比这复杂密集得多,但这里结界的集中程度也是非常少见的,以致于让Weiss印象深刻。

正当Weiss准备关闭第二视觉时,她突然被来自背后的冲击撞到在地。

“痛痛痛,”一个女声咕哝着,声源来自Weiss的上方,“哦,对不起!”

在被吓得心脏狂跳之前的那一瞬间,Weiss感到自己的心跳几乎停止了。有人在她身上,并触碰到了她。这种接触让Weiss惶恐不安,汗水正不断地从额头冒出来。

她碰到了自己的皮肤?

“从我身上下去,你这个傻子!”Weiss大叫道,像平常一样用愤怒掩盖了恐惧。因为恐惧会使她僵硬麻痹,而愤怒则是在掌握之中。

“抱歉!”那个声音再次道歉,连忙从Weiss的身上爬了下来。

Weiss转过头怒视这个撞倒她的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比23岁的Weiss还年轻的女生,一头乌黑的头发外带一点挑染的红色刘海,奇怪的是她拥有着一双银色的眼睛。那女生穿着黑红相间的服装,黑色的上衣红色的裙摆,还有看上去很舒适的兜帽,噢,还有黑色的紧身裤。在她的髋骨处别着一个巡警的徽章,而在另一边则佩戴着一把军用手枪。她露出羞怯的表情,向Weiss伸出了一只手。

Weiss无视了她的表示,自己站起来并迅速地拍掉了衣服上的灰尘。Weiss穿得一身白,其中包括一条舒适的百褶裙,长袖的波蕾若外套和高跟战斗靴。裙子之下是白色的丝袜,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全身上下Weiss只把脸和脖子暴露在空气中。她将白发束成一个偏马尾,愤怒和鄙视掩盖了她那一张有着苍白皮肤和冷冰冰的蓝眼的美丽脸庞,而那左眼处的巨大伤疤格外地引人注意。

“好好看着你要去的地方!”Weiss咬牙说道,“你应该知道一个巡警总会注意观察他的周围有什么东西!”

那个女生看上去有些腼腆,“抱歉,我只是太兴奋了!就在刚才,我不再是巡警了,我现在是个警探!”

“那你更应该注意了!”Weiss炸毛了,“如果你连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站在你面前的人都没有注意到,不管你的搭档是谁,我都感到遗憾!”

“噢,那可真是不好意思呀,小公主!我可没预料到会有人在Beacon前面傻站着。”

“实际上,她是个大小姐,”另一个平稳的声音插嘴道,“Weiss Schnee,Schnee Dust Company的继承人,该公司是全世界尘晶产品的主要来源。”

Weiss转过头看着这位新来的家伙,感谢她把注意里从这场耻辱的闹剧上移开了。毕竟这不是Weiss所希望的第一天的发展,或者说任何一天。她从不花太多时间和一般人待在一起,但她发现他们比她想象的更让人恼火。

Weiss看着新来的陌生人时第一时间注意到的事就是从她黑色长发里冒出来的猫耳朵。恍惚间Weiss以为自己又倒吊在一辆车里被一把手枪指着。为了驱赶心中对faunus的恐惧,Weiss深呼吸将注意力集中在她会受到怎样地对待的问题上。

那个陌生人穿着紧身的黑白相间的衣服,她的手臂裸露并给予了她很大的行动自由。就像第一个家伙一样,她也把警徽和军用手枪别在腰带上。除此之外,她还背着一把锁镰。看到faunus也公开携带武器,Weiss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就算她把愤怒的目光聚焦在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上也无济于事。

“也是一家因有争议的劳动力和可以的商业活动而臭名昭著的公司。”她盯着Weiss轻蔑地说。

Weiss顿时怒火中烧,她紧紧握着拳头,多亏那双柔软的手套才没让指甲穿破皮肤而流血。

“你怎么敢这样说?”Weiss压低嗓音厉声道。

她想要尖叫,她想要把那得意的表情从那有着猫耳的蠢货faunus脸上给打下来,她想要立刻逃走,藏在任何不允许faunus携带武器的地方。

“你来这儿干什么?”那个faunus问道。

“跟你这个 [changeling]没关系!”Weiss转过身去愤愤地说道。

尽管她对这件事感到愤怒和尴尬,但那个问题提醒了Weiss她还没有进入Beacon——Vale警察局的总部。她还有要事在身。Weiss看了看手腕处的银色手表,时间告诉她,她可没时间浪费在白痴和愤怒的faunus身上。

“bitch。”那个faunus咕哝着。

“那是谁?”另一个女人静静地问道。

在听到回答之前,Weiss砰的一声关上了前门,她对听到faunus对她的可怕诽谤没有兴趣。Weiss走进入口,瞥了一眼一脸惊吓的前台服务人员。

“Weiss Schnee。我是来这见Ozpin警长的。”

“当,当然,”他结结巴巴地说,“请签个字。”

Weiss抓起那张纸,快速地瞥了一眼。无论她有多生气,也不会傻到看不都不看就把自己的名字签在什么东西上。如果一个人知道如何去运用,那他写下或者出说自己的名字,是具有某种“力量”的。幸运的是,这份文件只是一张普通的登记表。

Weiss手一挥,签好字并把写字板还给了他,依旧看着那个人。

“呃,Ozpin警长在……”
“我知道他在哪儿,”Weiss说完便转身朝电梯走去。

在这之前的某个夜晚,Weiss花了几个小时尽她所能地研究关于Beacon的一切,其中包括了记住所有它的布局和平面图的公开信息。

一进入电梯Weiss就略微低头,叹了口气。她不应该像以前那样大发雷霆,特别是把faunus称为[ changeling]。这真是太失礼了,尽管种种证据表明她错了,但她更愿意认为自己已经比以前好多了。

在几次深呼吸过后,Weiss走出电梯沿着大厅漫步。在Beacon有一座高大的中央塔,每一位分局的负责人都拥有自己的办公室。Weiss没过多久就找到了目的地,一位秘书正坐在Ozpin警长的办公室外。秘书看到Weiss时露出了一个职业化的笑容。

“Weiss Schnee?”

“是的。”Weiss回答。

“你来得刚好,探长正想要见你。”

Weiss朝秘书简单地点点头,走进了办公室。

室内的景色与Weiss预期的不太一样。这间屋子似乎被建成了一座巨大的时钟,而那些慢慢转动的齿轮和奇怪的部件都是用纯银制造的,上面还蚀刻着非常精细的符文并且填充了优质的尘晶。当她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移动结界很难设立,但通过不断变动用来加固空间的符文的位置可以使结界更坚固,这样的结构比一般的结界更难破除。

“看来你对结界的了解与我所预料的Schnee家族后裔一样多。”

Weiss把注意力转向Ozpin。他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一副小墨镜,头上的灰发则显得有些蓬乱。Ozpin坐在一张大尺寸的办公桌后,而他身后就是一扇落地窗。在他的身旁放置着一根银色的手杖,而他的手里则端着一杯咖啡,那杯子上还有Vale警局的标志。

“Ozpin警长,”Weiss一边规矩地点头一边答话,刚才的走神让她苍白的脸颊爬上了一点红晕。Weiss很庆幸她的父亲不在这,不然她的心不在焉就会被父亲一览无余。

“这是我的荣幸,Schnee女士,”Ozpin说,“请坐。我们不会花多长时间的。”

Weiss小心翼翼地坐在那桌子前舒适的椅子上,她紧张地整理了一下裙摆然后露出一个僵硬的微笑。Ozpin一边喝咖啡一边观察Weiss,过了很久却连一句话也没说。

“我很感谢你愿意加入我们,Schnee女士。”Ozpin开口道,“你的能力非常罕见,其中拥有干净履历的人更少,剩下的只有像你一样在使用这些能力以外还可以照顾自己的少数人了。”

Ozpin停顿了很长时间等待Weiss的回复,而她只是简单地点了点头。于是Ozpin继续说道:“你将在Goodwitch队长手下工作。她负责的是调查组,我可以让我的秘书给你带路。”

“没有那个必要,Ozpin警长,”Weiss站起来说,“我自己能找到。”

“很好。”Ozpin面带笑容也站了起来。

虽然他并没有伸出手,但Weiss却松了一口气。

“你很快就会见到Glynda。不过你不像你的同事拥有警察的经验,你即将成为一名没有任何从事警察经验的警探。你也不是第一个因为其它天赋而加入我们的人,但是那些成功的人都会向他们的搭档学习。你在巡警和警探的测验中表现得很优秀,但实际经验可不一样。”

“我会的。”Weiss自信地点头。

“很好。”Ozpin笑着说,“那么,欢迎你加入Vale警局的超自然事务所。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办公室的门将永远为你敞开。”

“谢谢,”

Weiss最后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当她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Weiss很高兴能够远离他。每个人都很敬重Ozpin,因为他在九十年前为了应对Grimm入侵带来的超自然现象而创立了超自然事务所。

然而,他经历的长短才是问题所在。Weiss很少与超自然生物有直接接触,而且她的研究也无法确定Ozpin是怎样的存在,只能利用他让自己更上一层楼,但是Weiss觉得还是离他越远越好。

Weiss走进电梯,按下去往地下室第二层的按钮。尽管这项工作很重要,但超自然事务所还是尽可能地远离普通人。Weiss苦笑,这跟她想要远离Ozpin是一个道理。

地下室第二层比Beacon的其它公共区域要破旧得多。不过一切都很干净,这就足够了。Weiss知道自己的父亲会开除任何一个让Schnee庄园通道显得破旧的人,即使那些通道已经不再使用。但她对此视而不见,只是慢慢走向她的目的地。

Weiss所寻找的房间很宽敞,里面放着一些桌子,其中有部分桌子被隔板分成几对。即使她只有一米六左右也能看到隔间里面的情况,而且这里很多人都是站在他们的桌前与周围的人交谈。私人空间的缺乏让Weiss有点不安,但是在她担心之前她的注意力就被一个留着浓密灰色胡子,年龄较大的男子吸引了。

“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吗,小姐?”他优雅地说。

Weiss很快点了点头,“我在找Goodwitch队长。”

“当然,”他兴高采烈地说,“走这边!”

Weiss穿过这房间,无视了来自背后好奇的目光。她还没在公共场合待过很长时间。每次她出门的时候总有人盯着她看,那种感觉很糟糕。可除了无视那些目光装作自己并没有被这些关注所困扰以外,她什么也做不了。毕竟,一个Schnee家族的人应该凌驾于这些东西之上。

在房间后面有两扇门。其中一扇贴着“Oobleck队长”的字样,另一扇则是“Goodwitch队长。”,那人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一个透露着威严的女声传了出来,“请进。”

队长办公室的内部简直像是一个秩序森严的宫殿,文件盘里有堆得像座小山一样的文件,但每份文件都贴上清晰显眼的标签,当然这些文件都堆得非常整齐,甚至连一个菜鸟都能在那堆文件里找到方向。周围墙壁边上全是书架,其中有一半存放着装订整齐的文件,另一半则是各种巫术使用的道具。

坐在这堆文件后面,正读着一份档案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金发女人。她穿着一套漂亮的黑白相间短裙套装,一件外黑内紫的外套挂在她身后的椅子上。她抬起头透过薄薄的镜片审视Weiss,过了很长时间她才“啪”的一声收好了文件。

“谢谢你,警官。”她说,“你可以出去了。”

那人点点头退出了房间,也关上了门。

“我是Glynda Goodwitch队长,”那女人和蔼地说,“你一定就是Weiss Schnee。”

Weiss点头,“很荣幸见到您,长官。”

Glynda微微一笑,“请入座。当我看到你的资料时我必须承认我感到很惊讶。你为什么决定要加入警队?”

“长官?”Weiss对这个问题有点吃惊。

队长就这么盯着Weiss,等着她回答。Weiss低下头,放在腿上的双手握得紧紧的,在把裙子给扯平之前她才小心翼翼地放松了一下。

“我的家族做了许多对这个世界有利或不利的事,我只是不想做另一个'Schnee',我想为自己做点什么。所以当Ozpin探长联系到我的时候,我认为这正是一个机会。”

“我明白了。嗯,这份工作可不简单。它需要你时时刻刻保持精力,但又是个吃力不讨好,薪水低,存活率低的工作。不到十分之一的人可以在身体状况正常的情况下退休,还有一半的人根本无法存活。你确定这就是你想要做的?”

Weiss露出坚定的眼神,“我确定。”

“好吧,”Goodwitch说,“我已经看过你的测试结果了,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也有人告诉我你可以用一把剑照顾好你自己。你会需要它的,虽然我们会配发一把军用手枪,但我们所遇到的更多是子弹无法解决的东西。”

她拿出几份文件交给Weiss,“填好这些表格,完成之后就把你介绍给小队成员们。”

Weiss很快就开始填这些又枯燥又啰嗦的表格。她轻叹一声将填好的表格交给了她的新上司,而这位新上司快速地检查了一眼文件,然后从她的办公桌里拿出了一枚警徽和一把被装进套子里的手枪。

Weiss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拿了起来。这银色徽章被设计得很简单,它依附在一个皮夹上,那里面还有一张她在一周前寄来的证件照。而手枪尺寸较小,通体黑色,枪套里有两个备用弹夹,一个标着“S”,另一个标着“L”。Weiss疑惑地看向她的队长。

“‘S’弹夹里装的是银弹,”Goodwitch解释道,“火属性的尘晶则存放在'I'弹夹中。根据你的档案,你参加过枪支安全课程?”

“是的,”Weiss一边回答一边将这些物品挂在腰带上。白色的皮质腰带没有像往常她喜欢的那样挂着武器,勒紧她本就不丰满的臀部,好像一种另类的时尚。

“很好,”Goodwitch说,“出去吧,我一会儿再介绍你和另一名新成员。”

Weiss很快就离开了办公室。她很庆幸她的新上司只是个女巫,她一眼就能认出来。然而这只是她没有去探查资料的情况,事实上Glynda Goodwitch来自一个长期沉浸于白巫术的古老家族,和Weiss的家族长期与魔法交互类似。尽管面对Goodwitch的感觉比面对Ozpin要好一些,但Weiss还是觉得离她远一点好。

Weiss很快就回到了那个房间。这里有十多个侦探,他们有的在工作有的在聊天,就算这样她还是觉得每个人都在看着她。也许他们并不像刚才那个撞上她的笨蛋,他们毫无疑问能够胜任他们的工作。

为了逃避他们的目光,Weiss走向房间里最远的角落。她刚好走到那里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抱怨。

“我真的不是故意撞到她的,但她在那大吼大叫的,而且还很刻薄,我只想离她远远的!”

“是你!!”Weiss简直要崩溃了。

“噢天哪,又来了!”那白痴哀嚎起来,一瞬间就跳进她旁边那个紫眼女人的怀里,那人有着像太阳一样耀眼的金发,还有丰满的胸部,而且穿得很少。如果不是她身上的徽章,Weiss根本不会想到她是一个警探,而会怀疑她是个脱衣舞娘。“她现在又来了!”

“嘿,美女,”金发女笑着说,“看起来你跟我妹妹开局不错嘛。”

“如果你说的‘开局不错’是指你妹妹走路不看路把我撞倒在地的话,那确实是‘开局不错’。”Weiss生气地说。

“我说了我很抱歉!”Ruby叫道,“我也没想要撞你!”

“嘿,现在就别吵了吧,”金发女说,“你们为什么不放下那些,现在开始做朋友呢?我是Yang Xiao Long。”

“是的,嘿!”那个女生从她姐姐身上爬下来,“我是Ruby。Ruby Rose。我们交个朋友吧!”

“真棒!”Weiss阴阳怪气地说道。看着这俩姐妹笑嘻嘻亲密的样子,Weiss心中的嫉妒之火突然燃烧了起来。“我们可以一起去做指甲,穿各种各样的衣服,还有其它你能想象到的无聊活动!”

“真的吗?”Ruby问,她的笑容有些尴尬,显然她知道有些地方不对劲。

“当然不可能,”Weiss厉声回答。在Goodwitch来到房间的同时,她转过身去背对着这两人。

“哇啊,真是个碧池。”Yang低声说道。

“各位请注意,”Goodwitch一出声房间里立刻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注视着她。“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下我们的两位新成员。通常来说,我们都希望有一个经验老道的搭档,但今天我们要打破这项规定,因此,我们的两位新成员将成为搭档。”

“噢,不要这样。”Weiss低声说。

“各位,请欢迎由Ruby Rose和Weiss Schnee组成的新队伍。”

Last modification:July 20th, 2020 at 08:39 am
请随意~